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秋风拂动,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

    寒山城药材市场,西北角落低矮的青砖古铺,斜斜挂着漆黑如墨的牌匾。三个苍劲古朴的血色大字,深刻牌匾中间:珍药坊。

    门前。

    青石铺平的小巷,被一阵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来人是一位身形单薄,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年,他的脚步踉跄无力,浑身摇晃着,仿若一股风流滑过就能把他吹倒,麻线编制的麻袋,被他呈现出一股青黑色的大手紧攥着。

    “呼……”

    少年粗喘气息,停在珍药坊门前,弯腰之际,麻袋被他放在脚下,绣着曼珠沙华图案的黑色手帕,颤抖的手取出手帕之后,手臂艰难抬起,擦拭掉额头上浓密的汗迹。

    他是叶瞳!

    他是珍药坊的药童子,也是如今珍药坊唯一的主人。

    叶瞳紧攥手帕,抬头,凝视着眼前的牌匾,原本无神的眼睛里,慢慢流出复杂光芒,叶瞳痛恨这里,又依恋这里,这里是他的地狱,但同样也是他的避风港湾。

    “小主回来了!”

    低沉嘶哑的声音,从珍药坊门内传出,一位风烛残年的驼背老人,拄着龙头拐杖,脚步蹒跚的迈出门槛,单从其外表来看,像是没有几年活头了。

    “咳咳……”

    叶瞳收回目光,几声剧烈的咳嗽中,手帕不着痕迹的抹掉溢出嘴角的黑色血迹,重新拎起脚边的麻袋,点头说道:“回来了。”

    驼背老人问道:“血灵芝和枯骨草找到了吗?”

    叶瞳迈开脚步,与驼背老人擦肩而过,只留下飘忽的声音:“九十年份野生血灵芝,一百二十年份枯骨草,不过,老东西留下来的蓝银全花完了。”

    “花完就花完了吧。”听到少年的话,驼背老人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回过身跟在叶瞳身后,满意笑道:“小主找到这两种主药材,又能多活两个月了。”

    叶瞳踉跄的脚步没有停下,但语气却冷了几分:“药奴,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说同样的话?我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去煮药,我快撑不住了。”

    驼背老人仿佛没有听出叶瞳语气的变化,依旧是那副挂着笑容的老脸,呵呵说道:“小主恐怕还没办法泡药澡。店里来了客人,赶不走。”

    “嗯?”叶瞳身形一顿,瞟了眼前方巷口停放的华丽车架,皱眉问道:“求药的?”

    驼背老人说道:“求药的!”

    “让他们等着。”

    叶瞳的脚步,比刚刚稍快了几分,穿过拱形长廊,绕过宽阔庭院,仿佛没有看到庭院中盘膝坐在蒲团上三道身影,径直从左侧走廊转向偏院拱门。

    庭院内的地面上放着几个蒲团,此刻蒲团上盘膝的三人,一位满头银发,年过古稀,穿着华贵长袍的老者,一位风韵犹存,身穿浅蓝色长裙的美妇,一位如玄女坠凡尘的倾城少女。

    他们看着叶瞳走向偏院,看着驼背老人到来。

    “他是谁?”

    中年美妇飘然而起,紧盯驼背老人问道。

    驼背老人呵呵笑道:“我家小主。”

    中年美妇黛眉微蹙,矫健身影瞬间冲刺,在叶瞳进入拱门之前挡住去路。冷哼道:“既然你回来了,就快给我们炼药。我们家长辈的病拖不得,如果因为你耽误,后果你承受不起。”

    “不等就滚。”叶瞳停住脚步,眼底寒光闪烁,仿若一头凶兽盯着面前的女人。

    叶瞳他……

    感觉灵魂在膨胀。

    快撑不住了!

    中年美妇呆住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叶瞳,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多少年了?

    自己多少年没有听到过如此狂妄的话?多少年没有遇到过如此嚣张的人了?

    好像,自从十几年前自己接手张氏商团,就再也没有人敢如此嚣张跋扈的对自己说话了吧?他一个小家伙,竟然敢……

    “我家小主说了,不等就滚。”

    驼背老人拄着龙头拐杖,慢吞吞的走到中年美妇身侧,他的表情不再是笑容满面,而是冷漠如霜。

    中年美妇一怒,在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爆发时刻,厉声喝道:“给你们脸,才把炼药重任交给你们,别给脸不要脸,赶快给我们炼药,要不然……”

    “哼,要不然怎样?”

    驼背老人的腰板直了直,一股汹涌滂湃的气息在他身上爆发,杀机涌动中,霸道气息展露无遗:“脸是自己挣得,不是你们给的,虽然老主人……但还轮不到你们逞威。滚……”

    “嘶……”

    中年美妇瞳孔收缩,身躯颤抖中刹那间倒退数步。

    她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位老态龙钟的驼背老人,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气势,她有种感觉,自己仿佛面对的不再是一个老人,而是一只狰狞可怖的洪荒猛兽,绝世凶物。

    “钟颖,不得无礼。”

    身穿华贵长袍的银发老者,对着中年美妇低喝一声。健步到来后,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