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地下遗迹,伊挚带人小心搜索这处地母神的圣域。

    在两侧墙壁上,赵志文看到不少有关史前文明的记录。

    “千年之前,地母之战。这些壁画记录都在此前,是上一代人类遗留的痕迹。”

    在壁画上,有一群蓝皮肤蛮人对祭坛下跪。祭坛上,站着披发獠牙的六臂女性。她一只手抓着尸体,一手拿着头颅,正大口吞食鲜血。其他四只手臂则抓着长枪、弓箭等武器。

    盯着画面,赵志文突然觉得这幅画仿佛活过来一样,那举止豪放的女性,正扭头看向自己。

    不对!

    赵志文不假思索,头顶喷出一道青云,在云雾中升起一尊身披羽衣,手持如意的仙家元神。

    这道元神,便是他修行之本。先天阴阳神风相随,化作双龙踏在仙人脚下。

    呼呼……

    一阵阵神风形成壁垒,隔绝女性和赵志文的视线。那女性再度回头,继续喝着自己手中的头颅血。

    “是分灵?影鬼?还是幻象?”

    赵志文这边的动静引起伊挚注意。

    “小心,这壁画蕴含鬼神意志。那尊女神应该就是上代人类祭祀的地母化身。”

    在这群蛮人的祭祀中,地母是一尊武威赫赫的女战神。

    伊挚仔细观察两侧壁画,突然脸色变了“骨墙?”巫杖轻轻点向壁画空白处,墙壁上的一幅幅壁画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被砌在墙壁中的白骨。

    随同的巫觋们看到这一幕,纷纷露出惊容。

    “伊公,这——”

    “这些人应该是建立神殿时,被砌入墙壁的信民。当然,也可能是奴隶?”伊挚沉吟道“从图穆的情况下,似乎土著们的奴隶制度也没几百年,上一代人类或许连奴隶制都不存在?”

    商代盛行人祭,类似伊挚和妇好这些人,都对巫术有深入研究。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可其他巫觋出自汉代,受先民文化影响,对人祭十分抵触。

    忽然,那些被埋入墙壁的骸骨传来轻微的声响,有几具白骨的动作发生变化。

    “大家小心,是尸灵化!”一位巫岷系的巫师警觉道“这些白骨虽然是神殿的根基,但也是神殿挑选的‘守卫者’。”

    如今被伊挚惊扰,白骨全部苏醒,要将生前的怨恨发泄到众人身上。

    “放心,他们醒不过来。”伊挚再度挥动巫杖,一片流光从杖端扫过,在他脚下冒出一个又一个黑色符号,形成特殊的巫神领域吞没这些白骨。

    “正好,这些白骨可以化作我的巫民鬼兵。”

    黑色符号诡异而神秘,每一枚符号都拥有不逊色史皇天篆的力量,是伊挚从灵宫领悟的巫术结晶。

    站在伊挚右侧的另一位巫觋,露出敬畏与激动之色。他还记得,伊挚是如何学会灵宫所有巫术的。

    没错!所有!

    伊挚奉姬乐之命操持永乐殿事务,整日繁忙不已,仅仅在某天傍晚去找太卜借来书房钥匙。然后自己一个人,把灵宫大大小小所有巫术在一夜之间学会。并且借助巫术,顺利凝聚属于自己的半神领域。

    用姬乐的说法,伊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巫术之神。不仅仅是夏国巫术体系,就连图穆、多雅的术法体系,伊挚也凭借巫神神性有所涉猎。

    他目前的半神进度,比史皇氏都要高一筹。已经参考屈原遗留的那些天神心得,尝试凝聚属于自己的万象神格。

    那一枚枚的巫文符号向内收敛,在伊挚眉心形成虚幻的神格结晶。当结晶实体化,真正参悟世间万象之理,伊挚就可跨入天神之道。

    巫术领域中,白骨被黑气一一吞噬,转化为巫术领域中的一具具傀儡。

    “去!”伊挚驱使白骨,让这些傀儡在前面探路,众人在后面慢慢跟随。

    “伊公不愧巫术之神。有这份手段,似乎伊公自己一个人来都可以了。”赵志文见伊挚的巫术力量,彻底放下心,安心走在一边跟随。

    行走时,伊挚持着巫杖,不断对身边巫觋们讲解巫术精要。

    “巫道之本,在于祭献和奉神。”

    “我等准备祭品,祀于天神地祇人杰鬼灵。”

    “纵然无意识的山川自然,在我等祭祀下也可强行塑造‘神格’,将天地自然暂时封神,从而利用祭祀之法,借用山川之力。”

    听伊挚的话,赵志文心中一动“伊公的巫术借力法,跟我们仙术倒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我们的本意理念在于‘御使’,是以法力为根本,牵引天地自然为己用。是四两拨千斤之法。而巫道,是以祭献交易之术,临时搭建‘神坛’,完成自身和天地、神明、阴鬼的交易。”

    ……

    “这是故意说给我听吗?”

    姬乐正坐在席榻上,感知地下遗址的情况。

    作为国之化身,他的意志就是国运。在姬乐安排下,未来灵宫将要转入仙道,成为仙道的起源。

    可作为大巫师的伊挚,却不愿意“巫”彻底覆灭。诚然,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