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刚刚看了一场敲诈勒索未遂的猴子戏,宋推官本来还以为张寿是想要借此告诉自己南城是如何混乱,强压着自己答应在这所谓的御厨选拔大赛期间派出精兵强将维持治安,然而,他却压根没想到,张寿竟能就这么扯到毫无关系的另一件事上!

    这是一桩交换条件,如果希望甩掉这个包袱,那么就要在九章堂第二期招生这件事上给人帮忙……如果这么算起来,他当然是宁可去阅卷,哪怕去年他和王杰都被折腾得够惨!总比掺和进这场从来没有过的御厨选拔大赛,阅卷这种繁琐工作来得好!

    “一回生两回熟,去年我既是有过一次经历,今年张博士若还需要帮手,我自然乐意效劳。只不过……”答应得固然爽快,但宋推官还是决定讨价还价一下,“可今年报考的人恐怕比去年更多,张大尹却不擅长算学,我一个人恐怕力有未逮。”

    “自然不会只你一个,九章堂虽说派了几个人去光禄寺,还会派几个人去辅佐陆三郎,但好歹还能再剩下几个人,正好可以给宋推官你帮手。当然,如若你实在是忙不过来,我还有老师和齐先生褚先生……”

    还没等张寿把话说完,宋推官就立刻义正词严地说:“哪能麻烦你和那三位老大人……不,那三位老前辈来忙这种事呢?只要有帮手,这点力所能及的事,我自然义不容辞。”

    林老虎眼看宋推官三言两语就答应了张寿去阅卷,登时为之大急。这不是意味着顺天府衙只剩下他来趟浑水了?

    无论锐骑营也好,南城兵马司也好,他区区一个顺天府衙的快班捕头,怎么和人家抗衡,到时候岂不是遇到什么事都会被人拿来出气?至于捞油水……开什么玩笑,有锐骑营和南城兵马司两座大山立在前头,轮得到他捞油水?

    他快速在心里盘算着,随即灵机一动,慌忙起身,满脸殷勤地对着张寿打躬作揖道:“张博士,九章堂招生的事情,我也愿意效犬马之劳!从前那试题散出去的份数不多,很多人不知道,这次我组织快班上下所有人全城张贴,全城宣传,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来报考九章堂!”

    见张寿攒眉沉思,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林老虎把心一横,用最诚恳的声音说:“去年不是有人抄袭别人的初试考卷吗?我会吩咐下去,让所有快班差役都多长一只眼睛,多长一只耳朵,时刻留意是否有这样的情况,而且会在张贴试题的时候就鼓励别人举报!”

    总之,为了能够不趟南城的浑水,林老虎已经准备拼了!他很确信,快班上下甭管是经制役还是非经制役,没人会恨他,只会感谢他!谁乐意跑南城来被一帮大爷们呼来喝去?

    而听到这样的承诺,张寿方才笑了起来:“既然林捕头这样仗义,我岂能拒绝你这番好意?那就这么说定了。外城这档子事,我想一想,嗯,万一到时候人手不够,还有宛平县衙呢!他们也有三班差役可以用!”

    这才对,这种事也该轮到宛平县衙或者大兴县衙去头疼了!

    宋推官和林捕头对视一眼,心里全都舒了一口大气。等到那卖茶翁战战兢兢送了新茶来,还用两个粗瓷碟子装了江米团子权充点心,一副想问却又不敢问的表情,两人就算原本还疑心张寿故意请人做戏,可看到这老头的凄苦样子,却也觉得不像了。

    于是,已经暴露了身份的林捕头就和蔼地探问卖茶翁之前那场纠纷的内情,得知这是个开茶摊为生的孤老,之所以选在这种人流稀少的地方,还是因为最近这附近有人大兴土木,人流渐多,再加上原本那茶摊遇到那几个混混开不下去,最终挪到了此地。

    谁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寻衅的人最终还是找上门了。

    于是,林大捕头立时拍胸脯承诺道:“你日后不妨把这茶摊开到顺天府街东边,靠着国子监的那条巷子去,从前那边摆茶摊的白眼老陈,正好突然发急病死了,那地方还没人占,你搬到那去,我这个快班捕头也能照应你一点。国子监学生多,买一碗茶的钱还是有的。”

    眼看那卖茶翁简直惊喜得眼睛都快放光了,对着自己谢了又谢,林捕头这才赶紧一指张寿和宋推官道:“别谢我,要谢就谢国子监张博士和顺天府衙宋推官,你是遇到贵人了。”

    卖茶翁从来没想到自己这么个不起眼的地方竟然还会有大人物光顾,此时简直是发懵到了极点。总算是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对着张寿和宋推官说了无数声谢,然后在宋推官那极其不自然的笑容和张寿极其自然的笑容下,被送回了那茶炉旁。

    然后,灌了一肚子茶水却只吃了两个江米团子权充茶点的宋推官和林老虎,就赶紧匆匆离开了,哪怕张寿很热情地邀请两人去外城某家很有名的会馆品尝私房菜,两人也完全无心多留,唯恐吃人一顿饭后,又不得不签下一堆不平等条约。

    而送走了这两位,张寿留下一把茶钱,对那诚惶诚恐的卖茶翁微微一笑,这才径直离去。就如他对宋推官和林老虎说的,外城这种遭受欺凌的人多如牛毛,阿六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把,至于吸引人在这种时候到这里来砸(踢)场(铁)子(板),那更是轻而易举。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