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魏来在萧白鹤三人颇为热情的欢送下,离开了那座才刚刚建好,转瞬便又被荒废的神庙。

    他独自一人走在归家的路上,算起来他也有半个多月的光景未有回到魏府了,想到徐玥拿手可口的饭菜,又或者不止是饭菜……总之魏来的脚步在那时变得轻快,甚至急促。

    路上的行人对魏来指指点点,还不乏又拱手朝着魏来行礼,唤上他一声魏公子的行人。这对于在乌盘城当六年笑柄的魏来倒也还算得一件新奇的体验,以他的性子终究无法狠心去忽略那些或真或假的好意,他一一点头回应——魏来已不是初到宁霄城的那个魏来,在接连经历了翰星碑前大败徐余年、斩杀天阙界世子、又如今日直接与太子以及乌盘江神撕破脸面的事宜之后,魏来的名字与身份早就被宁霄城中的百姓熟知。只是众人对他的感官却不见得完全一致,当然有人认为魏来的是宁州的铁血男儿,可也有人担忧魏来如此肆无忌惮的横行,各方开罪,会给宁州招来不必要的祸端。

    但无论怎么样,魏来的背后始终有江浣水站着,雄狮虽老,可终究还是头狮子,他未倒下,终归无人敢拿魏来如何。

    ……

    魏来颇有些“辛苦”的穿过了归家的街道,他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颈项,暗暗想着,当年吕观山到底是怎么每天都应付下那一路百姓的致礼的。

    他推开魏府的府门,心底又想着下一次出门是不是要带个面具之类的,要是老这么下去,他的脖子可受不了。

    “魏公子。”

    “魏公子。”

    “魏公子。”

    可是这府门方才推开,又是一脸算问候声传来,却是那些在府中做着伙计的家丁,那些家伙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模样,可魏来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在这样的恭敬之余,这些家丁的眉宇间似乎多出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兴奋、欣喜当然还有那么一小撮敬佩。

    魏来恍惚,他可清楚眼前这些看上去低眉顺首的家伙们,可是这宁州隐藏在最深处的那把刀,当然他也更清楚,这些家伙今日的一常态是因为什么。他摆了摆手,驱赶了众人,嘴里问道:“徐小姐呢?”

    “正屋会客呢。”当下便有人应道。

    魏来道了声谢,也为了以防更多的人凑上前来与他“问好”,在说完此言之后,他便迈着大步一路走到了正屋所在之处。

    只是还未走近,远远的便看见孙大仁正贼眉鼠眼的靠在正屋的屋门前,小心翼翼的朝着门缝中张望。

    魏来暗自奇怪孙大仁这家伙又在做些什么,却也未做多想快步上前伸手拍在了孙大仁的肩膀上,问道:“大仁!你在看什么?”

    孙大仁的身子一颤,如遭雷击。他转头双目瞪得浑圆,看那架势便要开骂,可在瞥清来者正是魏来时,那到了嘴边的喝骂之语有豁然被他收了回去。他哭着脸色赶忙对魏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但显然这一来一回的巨大的响动还是将屋中人给惊扰,房门忽的打开,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张魏来依稀有些记忆的脸。

    “大仁啊!你终于来了,来来来,里面坐,里面坐。”说着那人便拉着孙大仁将其虎背熊腰的硕大身子生生拖入了房门内。

    魏来定睛看去,这才将屋中的景象看了个真切。

    徐玥与徐余年坐在右侧,而左侧则堆积满了各色的铁箱、古玩、字画。

    至于那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孙大仁在左侧坐下的男子,却是那位在一个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玉罗山执事,孟童。

    “回来啦?”徐玥也在这时看见了魏来她侧头轻声言道。

    语气平静,嘴角却带着笑意,像极了等着丈夫归家的小媳妇,魏来的心头一暖,大抵是这世上男人都有的通病,魏来转眼便将方才在心头升起的些许疑惑抛诸脑后,微笑着便走到了徐玥的跟前,在她的身旁坐下,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姐夫,今天的事我都听说,是个爷们。”

    坐在另一旁的徐余年舔着脸便凑了上来,嘴里说着,还伸出手朝着魏来竖起了大拇指。

    魏来今日所做的事情的确算得上惊世骇俗,无论是喝退那尊神祇还是与袁袖春撕破脸皮都是如此。而这样的惊世骇俗在寻常百姓眼中,自然也就只是茶余饭后与人闲聊时的谈资,但对于诸如徐余年这般有所见识之人,却明白,这是魏来,也是魏来背后的江浣水,向燕庭发出的战书。这背后所意味着的东西,足以他们去揣摩良久。

    当然,以徐余年的性子自然想不到那么远,他此刻说出这番话,不过是出于一个热血方刚的少年,对于敢于挑战强权的魏来,发自内心,最由衷的敬佩。

    “呵呵,魏公子。”这时一旁的孟童走了上来,他搓着手问道,脸上堆起的笑意几乎将他的五官挤成了风干的柚子皮。此刻这位百鹿国玉罗山的执事,看上去可没有半点世外高人的风姿,反倒像极了有利可图便蜂拥而至的奸商。

    “不知道,那件事情,魏公子考虑得怎么样呢?”

    孟童的问题让还在疑惑着对方此行目的的魏来豁然开朗,魏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