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大秦帝国的南郡是这个国家最神奇的一片土地。

    这里拥有普天之下最为肥沃的土壤,哪怕是著名的边郡粮仓葫芦原,历经无数代魔道士的神通改造,其土地也远不如南郡的自然土壤。

    南郡的农夫们只要随意将几把种子撒到土里,不加任何照料,几个月后就能瓜果成林,谷穗厚如毯。

    用一些辛勤而智慧的边郡农人的话来说:“那片土地简直是在侮辱农民的智商!”

    然而如此广阔而肥沃的土地上,却只生活着不到千万人,其中绝大部分都住在南郡首府周围的都市圈内,拥挤在有限的土地上,仿佛被圈养起来的牲口一般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南郡也始终没有成为帝国理想中的超级粮仓,反而屡屡需要北部的物资支援。

    究其原因,当然不是南郡人懒惰无能,而是南郡实在是帝国境内一等一的高危之地。南部靠近雨林的地方,每年都会被荒蛮之灵滋扰。而伴随着南疆军团的建立,荒蛮之灵的抵抗也变得越发疯狂,最早的时候往往只是驱逐闯入雨林地带进行开垦的拓荒团,但后来在几场南疆血战之后,荒蛮之灵的报复也越发狠辣,其出没地点不再限于雨林范围,而是会深入到人类的版图之中。这些存在形式格外特别的生物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在南郡防御圈建立起来以前,甚至有过整座城池被血洗的惨剧。

    而帝国在南郡开垦了一千多年,也始终没能彻底根绝荒蛮之灵,所以人们自然不愿定居南郡,整日里和荒蛮之灵作生死斗争。

    除非南疆军团能够真正打开局面,将荒蛮之灵真正斩草除根。

    在帝国之柱,长公主嬴若樱降临南疆战场时,人们一度以为打破千年僵局的契机已经到来,但是很遗憾,事情反而更加恶化了。

    如今即便是生活在牢固的南郡防御圈中,人们依然会惶恐难眠,生怕那惊涛骇浪一般的荒蛮之灵会越过南疆军团的防线,如洪水一般淹没南郡的一切……

    ——

    与此同时,在南疆雨林,又是一场令人身心俱疲的血战。

    荒蛮之灵们不知多少次地从雨林深处向军团仓促筑起的防线发起了冲锋,那些形色各异的类人型生物,完全不在乎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火球闪电,仿佛是执意自杀一般,将尸体留在战阵前。

    片刻后,战线前的荒蛮之灵便尸积如山,然而前线军官却反而更加紧张起来。

    “小心戒备,准备重火力!”

    “是!”

    手下人几乎不用命令,就自发地向随军的魔道士申请火力支持,而魔道士也不用申请,早就开始为魔能炮预热了。

    在南疆战场生存久了,很多事情早就司空见惯,每当荒蛮之灵们开始无视伤亡地发起死亡冲锋时,紧跟着的就是尸体融合,在阵前凝聚成一个超大型恶灵。

    恶灵性质各异,有的是实体为主,力大无穷,宛如大秦金兵一般,举手抬足都有山崩地裂的威势,有的则是虚体诅咒为主,其存在本身就宛如瘟疫,可以让任何靠近的外界生物都衰弱致死。还有的则纯粹是元素体,雷鸣闪电乃至飓风洪水,不一而足。

    对于这些千变万化的超大型恶灵,南疆军团也早有应对经验。

    管它怎么变身,在融合结束前用魔能炮对准敌人的核心轰上去就完事了。

    战线后方,两名穿着轻甲的魔道士,正满头汗水地聚在一尊重炮后面做着最后的参数调整。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轻些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念念有词道:“坐标73,44,51,魔能灌注,元素、偏振、精神……可以吗?”

    身旁资历深一些的摇了摇头:“可以不可以都只能上了,魔能储备早就不够了,有什么用什么吧。”

    按照大秦帝国的军团标准操典,魔能重炮在发射前必须经过绝对精密的调试,轰击的落点,魔能炮弹的灌注合成,都要合乎规范。针对不同的敌人,需要灌注不同属性的魔能,例如一些实体虚化的敌人,就需要精神域的魔能炮弹,元素体的话就需要用克制系的元素炮弹。

    何况这种重炮的使用成本高昂,随便一炮打出去都是几十万银元,而更重要的是重炮发射间隙非常长,一旦发射失手,前线就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承受重压,所以操典中的各种规定非常细致,务求万无一失。

    然而实战场上哪有那么多规范?

    南疆军团连续征战,前线魔能重炮的储备早已告罄,负责调试重炮的魔道工程师也已经累躺下了一半,如今这硕果仅存的两人,能做的就只有将库存的炮弹塞入炮膛,然后听天由命轰上一发了。

    片刻后,重炮启动。

    只见一枚悬浮在半空,直径约五米左右的金属圆球,开始疯狂转动,四周的空气随之摩擦出了劈啪作响的闪电,圆球的表面颜色从金色转为白炽,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在光芒绽放到极点时,金属球体猛地收缩,由直径五米的庞然巨物,瞬息间化为指尖大小的一个点。

    而球体中的魔能则被猛烈压缩后,沿着虚空通道转移到三千米外的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