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凌云怜惜的看着这个整天让着自己,任由自己捉弄还笑呵呵的小男人。

    她知道丁宁的心里埋藏着太多的苦,太多的故事,只是他从来都不说,表露在外的永远都是他无忧无虑的一面。

    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帮他按摩着眉心,想要化解他心里的愁苦,哄孩子一般轻轻的拍着他的胳膊“乖,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就如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丁宁紧抓着她的手不松,紧皱的眉头也为之舒展,嘴角微微上翘,像个孩子似的甜甜的酣睡起来。

    当阳光洒进病房,丁宁醒来时,凌云刚好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早餐。

    丁宁揉了揉脸颊,坐了起来,嬉皮笑脸的说道“云大爷,弄得什么好吃的给小的。”

    凌云迈着大长腿,扭着小屁股,把跑老远专程买来的早点摆放在床头柜上“快去洗脸刷牙,本大爷特意给你准备的四大金刚。”

    “哇,我就知道是四大金刚,离老远我就闻到香味了。”

    丁宁一骨碌爬起来,屁颠屁颠的穿上衣服跑去洗漱。

    大饼、油条、粢饭团、豆腐浆是宁海最有名的早点四大金刚,也是丁宁最喜欢吃的早餐。

    看着丁宁狼吞虎咽的样子,顶着黑眼圈的凌云露出满足的笑容,只要他爱吃,也不枉自己一大早跑了几十公里帮他买来了。

    丁宁是个心很细的人,这附近根本没有卖四大金刚的地方,凌云为自己置办的早点肯定是跑了大老远才买来的。

    这份情意他会放在心底,但却不会表露出来,五年的相处,他们已经有了一种难以描述的默契。

    凌云是个不喜欢矫情的人,丁宁要是感恩戴德的说些煽情话,保证这小娘们分分钟化身为暴力女王。

    也只有在凌云面前,丁宁才会放下伪装,表现的毫无男子气概,跟个小受似的唯唯诺诺,这就是他们之间独特的相处模式。

    对丁宁来说,凌云是他到宁海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真心对他好的女孩。

    初来宁海的丁宁很不适应这里的生活,那年才十六岁的凌云就像个小大人似的始终陪伴着他渡过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他很珍惜这份感情,所以才会顺着她的性子,装作小受男,满足她的保护欲。

    “来,云大爷,小的给你按按摩。”

    吃完早餐后,丁宁很狗腿子的让凌云躺下,帮她按摩着脸部。

    凌云大大方方的靠在丁宁的大腿上享受着他的按摩,对他的神奇医术从来不曾怀疑过。

    从小到发烧感冒,中到痛经,大到胆囊炎,这些年她大大小小的病从来不需要去看医生,都被丁宁随手解决。

    帮她消除黑眼圈提神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丁宁帮她按摩几分钟,不但黑眼圈立刻消除,肌肤也会变的白里透红,更加滑腻光洁。

    “你……你们在干什么?”

    可惜,他们忘记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丁宁的出租房,这亲昵的模样被前来接班的张丽推门撞见,跟见鬼似的惊叫起来。

    在张丽的眼中,凌云一向是个高冷的圣女婊,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无数男医生的骚扰,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凌云和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

    凌云慌慌张张的跳了起来,莫名的有种被捉奸在床的心虚感。

    慌不迭的解释道“丽姐,你别叫,不是你想的那样,丁宁是在……是在为我治病。”

    “治病?躺在他大腿上治病?你当我傻子啊,凌云啊凌云,你一向表现的跟个圣女似的,没想到你也有这么风骚的一面。”

    张丽露出拆穿别人虚伪面具的得意笑容,心里盘算着是把凌云的名声搞臭,还是攥着凌云的这个把柄,要挟她没事就帮自己代几个班。

    凌云脸色阴沉了下去,她在医院实习,这关系着她的工作,名声对她来说很重要。

    这个张丽又丑又胖,偏偏还喜欢犯花痴,虚荣、势利还刻薄,一张破嘴更是把不住门。

    她并不介意让人认为丁宁是他的男朋友,但在医院里卿卿我我总归是影响不好。

    按照她一向的行事风格,现在都有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了。

    就在她琢磨着该如何把张丽这个悍妇给整治的乖乖闭上嘴巴时,丁宁突然开口了

    “丽姐是吧?我和凌云是邻居,她刚才有些头疼,我是祖传的中医,懂一些医术,所以才在给她治病,你误会了。”

    “你会治病?哈哈,你别搞笑了好不好,明明你们两勾搭成奸,在病房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别找这些可笑的借口,你要是医生,还在这里住院干啥?”

    张丽根本不信他的解释,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丁宁差点没被她气笑了“医生生病难道就不住院了?医者不自医这句话难道你没听过?”

    张丽闻言一窒,随即恼羞成怒的冷哼道“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你们,你们肯定是在病房里瞎搞胡搞,真把医院当做不花钱的炮房了。”

    “张丽,我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