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手术第一原则肯定是无菌原则,真要给周一生讲得,也就是这些。

    孙政是知道周一生能完成手术的,所以其他事情也就无需多谈。

    聊起手术,老孙是很有东西的,也知道怎么把事情说明白,说有趣……

    举例,反面教材。

    急诊两年实习生,第二年执业考核通过,却拒签了合约,辞职回家干农副产品微商。

    不敢说微商如何赚钱,但在医生行业内,他的自信心被打击消磨完了。

    据说第一次手术就是与江主任同台。

    止血钳落地。

    此人手疾眼快,连忙捡起来,笑嘻嘻放在了无菌器械托盘上……似乎,还在等待夸奖。

    然后,江主任冷脸,用第二当事人孙政的话来说,如果他是江主任,手里的手术刀保准要插到他身上……有病吧?地上捡起来的止血钳,放回无菌托盘?

    到底是谁打击的此人呢?

    不是江主任,不是孙政,而是器械护士。

    当着两位主刀的面,将此人骂的狗血临头,因为更换器械是器械护士的活儿,手术中途更换器械,不仅耽误时间,也是在给器械护士找麻烦,而同台手术两套器械,器械护士肯定要写报告。

    真心地,传说中手术室护士的彪悍程度,只会比众人想象的更加害怕。

    外行听了这事儿,或许会一笑而过……

    这么低级的错误也能犯,这人就不适合当医生,就说你家筷子掉地上,也不会直接上桌继续吃吧?

    可事实上,手术对于新手医生的压力,不亚于网上所流传的‘班长带新兵练习实弹投掷,结果没扔出去在面前爆炸’。

    试想一下。

    就是丢个东西,你丢不出去?

    那你还活着干什么?手残啊!

    嗯,压力这种事儿只有当事人能有所体会,旁人无力评判。

    “总而言之一句话,手术第一原则,无菌原则,无菌原则,无菌原则,其他技术上的事情都无所谓,逻辑上出了错,那就是不能忍的,咱们急诊的手术护士有一半是各科轮转来的,脾气都不咋地,有些刺头……啧啧,我都怕。”

    周一生听后,也害怕了。

    他到底是野路子出身,正经手术现在是第二台,万一表露出非洲遗留下来的小毛病,那肯就GG。

    深吸一口气,他尽可能保持脑瓜清醒。

    消毒完毕后,二人才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中人员已经到齐,昨天才见过的麻醉,与江主任正在闲聊……

    两名非急诊科手术护士正在做准备工作,一幅性冷淡的表情,果然是生人勿进,比老贺还可怕,老贺是本质上的高冷,她们就是一幅怨妇的模样,真心可怕,关键年纪也都大了,约莫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具有压迫感。

    两位护士抬头,看了看孙政,点了下头,目光又瞥在周一生身上,就道:“实习生?”

    江主任止了闲聊:“嗯,我们科的新人,之前在外院实习半年,手术做的还不错,老唐的徒弟。”

    “哦,呵呵,准备好了,开始吧。”

    江主任点点头,瞥了一眼麻醉,麻醉便开始动作。

    孙政占了江主任对面,周一生则走到了江建成身旁,二助纯粹的打下手而已。

    患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临麻醉了,颤巍巍道:“江主任,靠不靠谱啊,你怎么,怎么还带个实习生来了?你可是答应我家老头要全力以赴的。”

    “张夫人,您放心,本来就是小手术,我和孙医生才是主刀……再说了,别说您了,任何一个患者,我也不敢对你们开玩笑啊,我饭碗放在这儿的,乱来不了。”

    这大妈也算明事理,提溜两句,没了声,目光落在周一生身上:“小伙子倒是清秀呢,结婚没?”

    咳咳咳。

    前一句诋毁我,下一句跟我聊家常?

    趁着不注意,对面的孙政作着口型:“副厅,夫人。”

    行吧。

    您身份高,我惹不起。

    “还没,刚毕业一年,不过有对象了。”

    “对象也是医学院的?”

    “不,她工作好几年了。”

    “没上过学啊?”

    “不不不,年纪比我大,毕业早。”

    “姐弟恋?姐弟恋可不行,女人老得快,哎,你家是哪儿的,干什么的?”

    “我家,开中医诊所的。”

    “中医?呦,世家啊,在哪儿开呢?我就喜欢看中医调理,城西那边的周家诊所知道不?那可是老字号……”

    话到此处。

    江主任都笑了,瞥了身旁周一生一眼。

    周一生苦笑道:“那是我家开的。”

    “呀,周老爷子是你爷爷吧?啧啧,我跟你说,我可是你家老客人了,别的不说,术后调理肯定还要麻烦你爷爷,那啥……等我做完手术你别走啊,跟阿姨聊聊。”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