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关于道录司,赵然满是感慨道:“长期以来,道录司一直默默无闻,从隶属关系上看,被安排在礼部之内,作为礼部有司而存在,平日里也没什么事务,连弟子也能到里面担任一个副印之职,说起来也是道录司的悲哀。

    当然,这也是元吉天师对弟子的看重和关爱,弟子很是惭愧。但话又说回来,道录司就真的是个鱼腩么?恐怕不见得!从这次京师逆案来看,道录司在其中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这方世界,因为道门的存在,因为修行手段的高妙,大明的皇帝寿元普遍都比较长,在位时间久,嘉靖年号用了二十九年,实际在位三十年,在其中可以算是最少的一位了,所以道录司发挥作用的间隔时间比较长,最早的一次也在三十年前,且他的登基比较平稳,所以道录司的作用也没有真正体现出来。

    实际上,若非典章熟稔,又或者恰好掌过道录司事,这个衙门在监督朝廷上究竟起了什么作用,还真是鲜有人知。

    就算是掌过道录司事的郭弘经,他也不知道,因为嘉靖上位的那一年,掌道录司事的人已经换做陈善道了。

    而上一任的正德登基时,当时掌道录司事的人是陶仲文,刚好把郭弘经错了开去。于他而言,这个职司就好似朝廷的爵位品衔,除了荣耀以外和薪俸外,没有更多的含义。至于再向上溯,那已经是将近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掌道录司事的是邵元节。

    因此,紫宸殿中的绝大多数真师们对道录司有什么作用,还真不太清楚,郭弘经倒是有点印象,却也说不准确,只是语焉不详的道:“似乎道录司会参与新帝登基大典?”

    赵然曾经向真师堂提交过一份朱先见死因的报告,说到了朱先见的死是因为以逆贼身份擅坐龙椅而被龙匾“吸干”,没有进一步详细到朱先见加盖道录司印鉴的事。

    他是平定京师大乱的最主要功臣,因此在这件事上的话语权很重,他的报告几乎就是结论,东极阁只是将在场的陈洪和张略传唤过去,走过场般的询问了一下他们对赵方丈的报告有没有要补充之处,便全盘采纳了赵然的陈述。

    此刻,赵然便将奉天殿上,朱先见因为需要签名时冒了自己名讳而导致登基失败的事说了一遍。

    众真师大笑,杨云梦听得忍不住哈哈道:“当真有趣,我道门前辈祖师果然深谋远虑!”

    赵然笑道:“杨真人所言极是,我至此方知,道录司的职司中,有定选正朔之责!如此重要的有司,如此关键的重责,弟子以为,绝不可等闲视之。说到这里,弟子也为诸位真师们的高瞻远瞩而叹服,早于去年便开始加强道录司的职权,把讲法堂交给道录司来办,这是充实道录司权责的重要一步。这一举措,在贫道随文昌观顾监院起兵平叛的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当时各方消息乱乱纷纷,谁是对谁是错,谁能分得清楚?唯有道录司不同,人人皆知道录司在为道门培养方丈,必为道门正统,弟子道录司副印的旗子打出来,上下响应、四方影从,先有龙潭卫张略起兵,后有武昌卫罗洪会合,刚至仪凤门,五军营、三千营举营来投,城中户部甘尚书解银济粮,夏阁老稳定人心,严阁老联络内应,逆党旋锺而灭!

    弟子率军入城,百官恭迎、百姓焚香,十里长街,万众欢腾!他们迎的是弟子吗?弟子何德何能,克当此诚?只因他们知道,弟子代表的是道门,代表的是真师堂,他们迎的不是弟子,是弟子身后这杆道录司副印的旗子,是道录司背后真师堂的诸位真师啊!”

    当时的情形,众真师都未曾亲眼目睹,只能事后去了解,赵然作为主要当事人,他的话无疑是最贴近事实的描述,也是支撑他观点的有力证据。

    一席话,听得真师们人人动容!

    喻道纯向张元吉抱拳:“元吉天师兴办讲法堂,这步棋当真是妙啊。”

    张元吉自得一笑:“岂敢岂敢。”

    李钧阳道:“这么说来,致然的建议,是继续加强道录司,令其发挥更大的效用?你刚才说的海外散修一事,是打算让道录司担起这个职司?”

    赵然道:“弟子正有此意。今年三、四月间,因着文明城市的创建,弟子着实抓捕了不少海外散修,经过了解,弟子发现,海外散修们之所以行事经常无所顾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约束,除非刚好卷入东极阁审查的要案,否则没人管得了他们。可东极阁人手是极其有限的,哪里可能顾得过来呢?好在他们大多数还知道敬畏道门的威权,不敢当真胡来,否则沿海一带早就乱的不可开交了。”

    李钧阳表示认同:“海外散修的确是个问题,很多案子,其实都与海外散修有关,要么是他们窜进中原作案,要么是要犯流亡海外。东极阁去年经办四十二件大案,海外散修为主要当事者的有七件,案犯逃亡海外未能抓捕的有四件,占了大案中的四分之一,东极阁对此也很头疼。致然说的发放修行证是什么意思?有用么?”

    赵然翻了一下扳指,没翻到证样,于是告罪出了紫宸殿向黎大隐索要。成功的将真师们的注意力引到道录司和修行证上,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