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蟑螂营地,粗犷、肮脏、缺少学校与医院,绝大部分孩子从小摆弄的玩具并不是布偶或者变形金刚,而是各式各样的枪械。

    从一个孩子握着的枪中,射出的子弹,并不会比一个成人握着的枪中,射出的子弹威力弱,前者,反而更加致命也说不定。

    皮切诺未必不知道没有教育就没有未来,但办教育太t贵了,那就是一个无穷洞,尤其是在朝不保夕的流民营地,当危险发生时没有谁是绝对安全的,投入大量资源培养教育的孩子,没准就因为一场兽潮死去了。

    因此蟑螂营地内只有极少极少部分人的子嗣,拥有受教育的权力武道教育、科学教育,他们是整个营地的未来,如果这个营地有未来的话。

    “压注、压!”

    在营地的中央左侧处,童子军当中,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正在赌博,最中心的两个孩子摇着骰子叫喊着半生不熟的炎黄语。

    对他们来说,炎黄语比本族的语言都更重要一些,不会炎黄语即便作战再勇猛也难以获得升迁,甚至连想要活下去都会加大极高难度。

    猛吸一口烟,白烟萦绕,然后一个黑瘦黑瘦的孩子拿起一支左轮手枪顶住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

    砰!

    他的头颅,就像砸在地上的熟透西瓜一般爆裂了,尸体倒伏。

    “哦哦哦哦哦……”

    黑瘦男孩对面那个对赌者,狂喜着将对方压上的钱财筹码扒入自己怀中,脸色胀红得叫喊下一个对赌者。

    沙俄死亡转轮。

    北方沙俄最彪悍战士玩的游戏,在这里仅仅只是小孩子玩的。

    人活在地狱中,对自己的生与死自然就不会那么在意顾惜,这同保家卫国、保护家人的悍不畏死有所区别。

    前者歇斯底里如兽,后者温柔醇厚如神。当然,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无论是极于兽性还是极于神性都走上了极端,只有在稳定平和的环境之下,人性才能得到最正常的自然与舒展。

    “滚,滚,那是我的!”

    那个被爆头男孩的尸体被抢夺拖走了,众人当中最为强壮的男孩他抱着那具还温热的尸体跑向蟑螂营地中心。

    在那里居然有一片白色的小楼,安静、整洁,与四周的蟑螂营地环境格格不入,恍若另一个世界。

    那个非常凶暴而充满兽性的男孩,在来到这里后,他身上的兽性淡化了,转了几圈来到白楼后方的一处小门,他抱着尸体按动门上的电铃。

    铃铃铃……

    片刻之后,小门上有一块夹板被拉开了。

    “曼诺斯,你又来送尸体啊?在那里等着。”夹板的那一边,一只黑色的眼睛眨了眨,然后夹板又被合上了。

    随着等待,被称为曼诺斯的男孩明显变得有些紧张局促,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但在曼诺斯来说简直就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就在他几乎按捺不住想要再上去按响门铃时,黑色的小门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的大褂,,显得极为斯文清秀的女孩从光明中走出来,她的容颜令强壮勇敢的曼诺斯几乎不敢直视。

    “嗯,不错,这段时间刚好需要新鲜的尸体做解剖,你们抬进去,给曼诺斯两包方便面……或者,你更想要糖果?”

    “呃……都……都行。”明明无比期待,但当她出现的时候根本不敢直视,曼诺斯没读过书,因此他不清楚,自己这种感觉叫作自惭形愧。

    “好好锻炼一下炎黄语,永远都这样结巴,你永远都只能当一个最低级的士兵。”女孩留下这样一句话,下一刻两包方便面砸在曼诺斯的胸膛上。

    黑色的小门关闭,在曼斯特眼中,黑暗再一次笼罩住这个世界。

    “学姐,你不会不知道吧?那个傻大个他喜欢你!”

    “曼诺斯喜欢李梦琪!”

    “傻大个喜欢李梦琪!”

    那些年轻的炎黄学生笑闹着搬运脑浆流淌的尸体,而穿着白色大褂的李梦琪走在最前面将双手插入口袋,并没有理会四周那些傻瓜学弟。

    “你们把尸体送到解剖室,先冷冻保存,我去见老师。”

    “知道了,学姐。”虽然笑闹,但那些炎黄学生明显对李梦琪信服尊敬,对被她命令毫无不适感。

    …………

    穿过走廊,大概在五分钟后,李梦琪来到核心实验区,她在门口处按动门禁密码,然后对着对讲器言道“老师,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

    随着话语声,李梦琪推门而入,而在房间里面,一名同样穿着白色大褂苍老男人正在将一管药液打入一名强壮的白人男性体内。

    咔嚓,咔嚓,脆响声响起。

    强壮,光头,只是略有些老迈了。眼前这个正在晃动自己脖颈的男人,便是蟑螂营地的无上主宰,皮切诺。

    “将军,您好。”

    “嗯,一转眼小梦琪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有什么事和你老师说吧,不用顾及我。”

    “是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